炒股配资网上 教程_在线炒股配资申请_专业炒股配资平台
在线炒股配资申请 你的位置:炒股配资网上 教程_在线炒股配资申请_专业炒股配资平台 > 在线炒股配资申请 > 余华和《收获》主编做客董宇辉直播间:文学需要走入直播间,但不该止于此

余华和《收获》主编做客董宇辉直播间:文学需要走入直播间,但不该止于此

发布日期:2024-03-03 05:56    点击次数:85

近日最震撼文学界的事件,莫过于著名作家余华、苏童与《收获》主编程永新做客董宇辉直播间,以文学对谈的方式带货。2024年《收获》全年杂志与2024年《收获长篇小说》,在4个小时内分别售出7.32万套和1.5万套,成交金额1468万元,最高峰时48万人在线围观。

苏童、余华、程永新、董宇辉在直播中。图片源于网络

就在一个多月前,《人民文学》在董宇辉直播间里一夜卖出近100万册,2024年全年订阅达到8.26万套,成交金额1785万元。

有网友称,《收获》和《人民文学》在直播间创下的辉煌战绩,首先属于网络营销的“胜利”——被誉为“中国文学道琼斯指数”的头部文学杂志下场,顶流作家助阵,最火直播间搭台……反过来想,假如这波王炸组合都不能在直播界溅起一点像样的水花,不能让网友们的多巴胺产生些许激荡的冲动,那当代文学又颜面何存?

毋庸置疑,直播为严肃文学开辟了一条重回久违的高光时刻的通道——举例来说,迟子建长篇《额尔古纳河右岸》在董宇辉的推荐下,4个月内售出71万册,相当于小说2005年首版后17年销量的总和。双赢的局面,既来自新技术带来的福祉,也源于小说原作的丰厚内涵和可贵价值。

更重要的是,在当下文娱方式五花八门、动辄视听轰炸的年代,直播间将一个相对漫长、静态的文学作品接受和传播的过程,在短期内提速和爆发,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改变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”的寂寥,避免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尴尬;在“眼球经济”盛行、流量爆炸的年代,高质量的品读、推介,既能为类似《额尔古纳河右岸》这种题材上相对冷僻、并不“讨巧”的作品及其读者群保留一片容纳心灵的“自留地”,也能引领今天习惯“投喂”的读者重新走进《平凡的世界》等名著的精神世界,欣赏到长途跋涉才能看到的壮美风景,感受到那种至暗时刻“让人喘息的、能救人命的”力量。

事实证明,直播带货并不是严肃文学褪去“长衫”之后的“堕落”,当网络直播已然成为大众精神文化产品输出的新舞台、新阵地,文学走进直播间,跟莫言开公众号、余华变身综艺咖和段子手一样,是近年来严肃文学走进大众的重要途径之一。

另一方面,必须指出的是,文学需要走进直播间,但不能过于高估、过于依赖直播间。

首先,“瘦田无人耕,耕开有人争。”真正适合文学推广且有影响力的直播间还不多。而一旦文学直播间大量普及,紧随而来的必然是良莠不齐,且逃不开经济学上的“二八法则”,也即20%的商品占据市场上80%的销售额和注意力,资源依旧只会向着少数优势作品、头部作家聚集,“洼地效应”持续放大,对于那些缺乏噱头和名气的优秀作品而言,在直播赛道上面临的传播劣势可能更甚于线下。

其次,直播带货离不开情感营销与情绪引导。一边听着大作家们和王牌主播唠闲嗑、忆往昔,一边冲动下单、事后又反悔退货,或者书到手之后束之高阁的人又会有多少?文学创作和阅读,都需要可持续性的分享或者激励机制,单靠直播间显然是孤掌难鸣、独木难支。

其三,事物都是一体两面的,走进直播间同样存在“风险”。董宇辉本人对此有过深切的体会:作品和受众之间存在着一种微妙的亲密关系,“文学有把人拉近的功能”,但也存在着另一种可能,即“越表达、越误解”。

往更深层次去谈,《收获》《人民文学》的旗开得胜,无法掩饰、无法扭转的是,传统文学和深度阅读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——严肃文学期刊订阅人数不断下滑,日益边缘化、小圈子化,即便是头部作家新作,也时常反响平平、乏人问津,遑论新人;与此同时,大量的“素人”作品赶上了影视、网游、微短剧的风口,在出版前就完成了剧本转化和IP培育的过程……在今天,文学的呈现形态、输出方式变得愈发多元,新老文学正消弭界限、加速洗牌,AI加速“入侵”文艺创作领域,这一切都倒逼作家们必须用新的眼光去看待文学,包括自身的写作与时代、与市场、与读者的关系。

好的作者从来不是一味迎合市场,而是他的探索正好能切中时代要害,与读者形成最大化的情感共振。文学需要承载什么样的意义?如何更深刻、生动地反映这个时代?读者对文学的需求是什么?这些问题,直播间可以提供一些参考,但并不能完全回答。离开直播间,是广袤天地、大有可为,是“热辣滚烫”的现实生活,是从烟火气里涌现的无尽题材,是无数等待拨动的心弦、强烈涌动期待诉说的情感……那里,才是文学的主战场。